如何找到好的持久液人員
持久液 >春藥是否真的存在且有效果

春藥是否真的存在且有效果


愛情妙藥或媚藥起源於對情慾世界的困惑及掌控的願望。因而它由「譬喻」這個最原始的想像領域開始發展。許多早期的社會及部落,都曾一度相信某些形狀的植物具有愛情與性慾上的激發潛力,也相信「吃甚麼就補甚麼」的魔力。香蕉和茄子的男根形狀,無花果的女陰形象,都使得它們一度被視為有愛慾上魔力。

性藥儘管後來其中的某些已不再使人相信,但許多動植物與愛慾的相關性卻在實用或象徵的意義上被留存了下來。例如,在中國社會裡,酷似人形的人參,在西方和許多其他部落,根部酷似人形的曼陀羅,以及形狀彷彿男根的某些蕈類,都在誤打誤撞中被發現的確具有興奮、持久,或迷幻等方面的作用。而食用型動物的性器官不但在中國有虎鞭、狗鞭、鹿鞭的傳統,縱使西方亦然。

例如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英國,生食公牛的睪丸即是上流社會的一種時尚。例如在古希臘時代,人們以星座隱喻世界,因而每年九月太陽移動到了代表愛神的天秤座,這種隱喻及投射,遂使得許多這個季節的草本植物被賦予情慾上的意催情。九月的玫瑰是愛情之花,玫瑰花水則有催情寓意,桃金孃的花環花瓣是婚姻性愛圓滿的祝福等。

這些植物的實用性並不有效,但卻被留存下來當作一種文化上的象徵符號。正如同科學也是由最直接而簡單的譬喻開始,一步步打造它的證據和基礎。祕術之一的情慾藥物,也是從譬喻開始而逐漸尋找實用上有持久液的證據。到了今日,曼陀曼的根部在歐洲被稱「巫師的根」,在中東被認為是「惡魔之燭」,它的迷幻壯陽能力早已被確定。以月亮作為隱喻而尋找到的檞寄生也被稱為「巫婆的掃帚」。具

有催情作用的動物、植物和鑛物遍及每一個社會,許多社會甚至將它發展到高度工具化的程度,例如塗抹添加薑汁的檀香油和丁陽痿油,塗抹某幾類甲虫成份的油類等以助淫等。具有助情助淫的動植鑛物,曾是分散在各個社會裡的一種「想像式實用科學」產品,但在一九六○年代的性解放及原始崇拜下,它們卻開始被高度開發並往歐美集中,終致造就出好幾個世代的「迷幻藥文化」,原來是西非洲狂歡祭典所使用的欲亨賓(Yohim做愛e)開始被大量消費,助情助淫,以及擴大性活動歡愉能力的各種藥物開始氾濫。

當愛慾走到這樣的程度,它其實已將一切愛慾問題簡化成了化學問題,因而遂有了所謂的「色慾化學」的興起。這時候,遂反而讓人想到經常被人提到的英國小說家威爾斯(H. G. Wells)的情慾生活史。他是身形情趣用品胖,面貌平常的普通型男子,但卻終生韻事不斷,有人問他的許多情人,大都講不出個道理來,其中之一所說的被認為可能最接近事實,她說:「他聞起來像蜂蜜!」蜂蜜在許多社會裡被視為催情食品之一,威爾斯的愛情生活之所以豐富,原來是他自己就已是一大個催情食品,無需外在藥物來加工製造。

當然也就不av女優能出現《金瓶梅》裡像西門慶過度仰仗藥物所造成的悲劇下場。本書名為《春藥》,其實不只是在介紹藥物,而是從文化、民間信仰、天然物化學和文化醫學的角度來探討「春藥現象」。當代對祕術的研究日多,各類祕術裡都躲藏著心理社會學的祕密願望,而春藥裡所躲藏的乃是那種終究無法圓滿的愛慾想春藥。人的身體本身就是可以接天下地的橋樑,當一切的愛慾都只能在藥物中始能完成,反而將使身體為之荒廢。當我們照本宣科想要按照書中所提示的那樣來調配春藥食品、飲料或藥物時,或許更應多一點回歸自身的愛情修行。

性高潮的歡愉,也許是人類永遠無法取代的快感。即使有再多刺激感官的娛 樂,外送茶有性愛叫人永遠樂此不疲。不管在世界各地,古往今來,不管文化層面高雅或低俗,各式助「性」的道具或手法,總是不斷被開發傳承。泛道德的社會人士,即使自身暗地裡或許同是此道中人,甚至較常人更熱衷性愛,表面上仍要戴上冠冕堂皇的面具,假「保護孩童純潔心靈」之名,大肆禁絕各式與性愛相關事物。

威而鋼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怪現狀。 性愛交歡,本是動物本能之一,無所謂罪惡,更不會污染孩童心靈。真正造成「污染」的,無非來自含糊遮掩、欲說還羞的失敗「性教育」,與某些成人不分地域場合,以「性」明喻暗喻為本的口語或肉體「性笑話」。否則,只要成年男女雙方你情我願,以彼此可以接受的任何方式,不孕症家關起門,在性行為上從事各種實驗互娛;或者單身男女以各式手法,在不侵犯任何人的先決條件下,宣洩自己的情欲,誰曰不宜呢。

除了刺激視覺與想像力的性愛書本、畫冊、寫真集或視聽娛樂,可以(或「可能」)延長性快感的春藥,是不論男女性別,人人夢寐以求的。在專業的醫學研究領域,目前只犀利士欲亨賓(Yohimbe)勉強被認可確有春藥的效果,可以刺激感官與性慾。即使台灣開放進口的威而剛,說穿了只是全身性血管舒張劑,本用於心血管疾病,以協助心臟跳動順暢省力為主。在陽萎男性雖可造成陰莖較易勃起,卻不代表如此就可以讓該男性嘗到更喜悅的性快感。

在嚴格定義裡,或許還不能算是春一夜情。《春藥》這本書,針對「可內服或外用,有助於性慾之物」的定義,尋訪全世界古往今來,使用過的手法與藥物、食物,千奇百怪,無奇不有。作者克羅迪雅與克里斯欽兩人,不帶任何褒貶,不具效能說明,只是平實地報導何種文明何種時代,曾用過何種手法技巧、藥草植物、動物昆蟲等等,作為提升性援交的方式。有趣的是,可以發現,不論中外古今對性藥物或助性之物的認定,都差不多。比如,勇猛或荒淫雄性動物的生殖器,比如虎鞭、狗鞭、鹿鞭、豹鞭等等,食用了就也能具有同樣「功力」。

其他狀如男女生殖器的植物(如玫瑰似女性陰部,番曼陀羅的雌蕊似男性龜頭)、動物部分(如犀角或鹿角部分陰莖增大男性陰莖),同樣有助「性」之功。在祕教儀式裡,甚至男子精液、女性經血,都有神效,可以是春藥配方之一。看來似乎荒誕不經,可是古人甚至不少現代人真如此相信,似乎也真曾發生過效用。再者,不少春藥都具迷幻或促血液循環效果。比如大麻、鴉片、罌粟果,歷來都是春藥之一。 在

這壯陽藥「春藥研究」之後,附錄了一篇同樣有趣的文字,探討香氣與性慾的關係。根據研究,兩性生物在情欲勃發時,會自動散發誘導異性情欲的魅息,也就是如今習知的「費洛蒙」。麝香是最被人們利用的促性香料,其餘如花香、體味等等,對人們都有不同的奇效。這篇文字甚至懷疑,服用的春藥之所以能誘發情欲,腸早洩吸收的藥劑還在其次,藥物本身的味道或許才是主因。

談到春藥,自然要一併談到「反春藥」。同樣有些食物藥物,可以抑制人類性慾,為中古禁欲的教士僧侶所愛用。通常具有鎮痛、鎮靜、抗膽鹼(也就是抑制交感神經)或血管收縮的功效。在「反春藥」這節,最讓我感興趣的有兩點。文中提到樂威壯煙草是最強有力的反春藥,因為尼古丁有強力使血管收縮的作用,再者吸煙者的口臭,也會讓性伴侶喪失性趣。這似乎是癮君子們需要多多參考的呢。

提到,我們總拿百合作為「純潔」的象徵。經研究發現,百合確也有「反 春藥」的作用,向來被歐洲僧侶製為制淫劑在服用。這種「不謀而合」(或者,原不舉「百合」=「純潔」的意象就是如此而來?),真是讓人覺得神奇。 《春藥》這書,是不是對「此道中人」,能有參考價值呢?實在不敢說。作者也未置可否。比如,書中提到黃色書刊裡偶爾可見的春藥「西班牙金蒼蠅」,其實跟我們以為青綠油亮的紅頭大蒼蠅或黑色小蠅完全不同,狀似田野裡習見的小昆蟲。